大竹县精神文明建设办公室 主办
首页 > 大竹文明网 > 大竹好人

邱圣清:羸弱老妪无悔倾献人间真爱

 (孝老爱亲类)

邱圣清,女,汉族,生于1949年8月9日,高中文化,大竹县观音中心卫生院退休职工。她是一位优秀贤惠的妻子,也是一位伟大坚强的母亲。她的事迹已被2012年7月22日达州日报、28日达州晚报报道。她有一个三口之家,家庭非常的不幸。小女汪凡从出生后就患有脑瘫及癫痫,弱智低能,生活不能自理38年;丈夫汪兴隆(大竹县观音中学退休教师)退休不久就患小脑干出血瘫痪在床近10年;她自己也患有高血压等多种慢性疾病。

他们既没有“海枯石烂不变心”的山盟海誓,也没有“生生死死永相随”的铮铮誓言,不论是富贵或贫穷,不管是健康或疾病,就是在特大的自然灾害发生时,他们都是不舍不离、生死相随。六旬老太婆既要照料丈夫吃喝拉撒,又要顾及女儿的生活起居,羸弱的身体艰难地撑起一个特困之家,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着“爱”的真正内涵,在四川省大竹县内传为佳话。

患难之中  结成恩爱夫妻

邱圣清是重庆梁平人,由于爸爸是大竹县观音乡医院的医生,因此,她就出生到工作也在观音。爸爸在医院里医术很高,红色年代被打成右派,她不得不随潮流下放到农村当知青,1979年3月才“回城”待业,后来才招工走进观音乡医院的西药房当调剂,2005年退休。

“在那个红色年代里,右派分子就好似瘟疫一样,人人见了都躲闪,生怕被传染似地。特别是我们这些右派分子子女更是抬不起头,哪个都不敢和你扎堆说话,更不敢奢想什么恋爱什么谈婚论嫁了。”邱圣清一脸苦涩,仿佛又回到了那心酸的青年时代,“那时,自己感到多孤单无助,心里憋得直发慌。恰好,汪兴隆成份也不好,他是资本家兼地主的儿子,就更没资格谈恋爱了……”

汪兴隆,生于1940年,重庆北碚人,1962年西师大学美术系毕业后分到大竹县观音中学工作,做美术教师。他家很富裕,房子被一个公社干部占有后,家里人还被划分为资本家兼地主的成分。邱圣清是他班里的学生,从65初到68高,他一直都是她的班主任,她很崇拜他,他的兴趣爱好也影响着她。他爱好游泳,她也经常爱到观音河去游泳。一次,观音河里涨大水,有好几个学生游到中途没力气了,正在危急中,他不顾个人安危冲了上去,全部学生得救了。她,就是其中的学生之一。

“后来,大家都笑我是为了感恩才嫁给汪兴隆的。”邱圣清脸上露出了很酸楚的笑容,“其实,在那个年代里,我们的成份都不好,怎么耍得到朋友呢?还是一个好心人给我们做媒撮合的,一说就成,真是‘门当户对’啊!”

1971年8月2日,他们没有请客,也没有找人证婚,只买了25块钱的糖果请了双方的熟人聚一聚,抱了一床铺盖,就在观音中学的医务室里结婚了。“搬了几次家,结婚证早就弄丢了!几十年里,我们很少为生活琐事拌嘴,即使有点磕磕碰碰的,他也总是让着我……”说到这里,邱圣清脸上洋溢着幸福感。

困难之时  遭遇不测风云

他们婚后,养有两个女儿。大女叫汪静,1972年出生,现在成都新都县工商局工作;小女叫汪凡,1974年出生,由于身体健康欠佳,一直呆在家里。

汪凡一出生就患有先天性脑瘫,五岁时还能拖着一张小板凳到院坝里玩耍,到了六七岁时要靠扶手才能跌跌撞撞地走路,但癫痫病一发作就会摔跤,一摔就摔得头破血流的。汪兴隆1998年退休后,还能做些家务,照看汪凡起居,有空还常常出去参加一些诸如“保护母亲河”、“创建文明街道”之类的公益活动,后来经常出现头痛,身体也瘦了下来,2004年到西南医院一查,患有“小脑脑干溢血”症,在华西医院、新都县医院、大竹中医院等医院都断断续续地住过院,2005年5月就不能行走、瘫痪在床了,除睡觉能自理外,吃饭要喂,连上厕所也要人搀扶。汪兴隆不但不能照看汪凡,连自己也需要人来料理了。

邱圣清正在为家里两个病人感到一筹莫展时,接到了成都传来的噩耗,大女婿突然心脏性猝死了!她慌忙请人照料家里,就匆忙赶到了新都县,帮助大女儿为其办理丧事。当她风尘仆仆地回到观音中学时,汪兴隆得了重感冒睡在床上正说着胡话,汪凡在楼梯间摔倒了弄得满脸是血!她忙着给汪凡洗澡,洗完后一放到床上又忙着去为汪兴隆拿药喂药了……

汪凡在床上昏睡了三四天,输液输了六天,等她断药后,她却瘫痪了,下床后一点也不能行走了,说话也只能吐露一些简单的词语!“一家中出现了两个瘫子,叫我如何生活啊!”突如其来的生活变故,使邱圣清血压升高了,一下子栽倒在地上了。 

危难之际  彰显人间真情

“5.12”大地震时,邱圣清还在忙着洗碗,房屋一阵摇晃,把她吓晕了。当看到教学楼里的学生直往外涌时,她才回过神来,慌忙地跑到卧室里,只见睡在床上的汪兴隆正双眼泪汪汪地看着自己,在阳台轮椅里坐着的汪凡也眼巴巴地盯着自己,“他们两个我都想救啊,可我先救哪个呢?”她犹豫了一下,迅速掀开被子,背起汪兴隆跌跌撞撞地从二楼跑到一楼,汪兴隆摇晃着脑袋不停地呼喊着“汪凡——汪凡——”两个高三男生及时赶到,冲上楼去,也把汪凡背到了一楼空坝……

他们现在居住在学校的公房里,70多个平方,三室一厅,还有一个不足两平方的生活阳台。白天里,她就把丈夫、女儿搀扶到阳台上,晒晒太阳,看看外面的风景,自己则忙着买东买西、做家务;晚上,她却不敢睡一个安稳的觉,要不时看看丈夫掉没掉到床下,要随时留意女儿的癫痫病犯了没有。成天面对说不出一句完整话的两个瘫痪病人,她感到焦躁不安,脾气有时变得很暴躁,生怕家里会出现什么新的事情。

今年3月18日上午,邱圣清由于血压忽然升高,下楼时把脚摔折了,根本走不了路,“家里的两个瘫子,谁来照顾呢?”她原以为脚痛一天就会自然好的,哪知天黑了还是疼痛难忍的。住在邻居的老师见她们家一天没有动静,就敲门查看究竟。进门一看,才知道他们一家人一天都没有吃饭!于是,就帮忙生火做饭、忙这忙那的,这一忙就是好几天。

“经常麻烦人家,心里很过意不去的。”邱圣清拿起一本记得密密麻麻的账本,满脸的愧疚,“好人太多,我们欠的人情帐太多了!”不少单位和好心人见到她家的情形,都情不自禁地捐款捐物,叫不出姓名的人她就用“城里的胖子”、“补鞋匠”等特征来记录,观音中学不仅给予他们生活上的关心照顾,每年还对他们予以特困补助。

他们两位老人的退休金加起来只有五千来块,除了生活开支外,大部分的钱都花在了就医上。邱圣清不得不打紧开支,还得积蓄一点资金为一家人的将来做打算。“我们两个老人死后的丧事,再节约也要花好几千。我们死的时候,也还得为汪凡的后半生留点积蓄吧!”邱圣清用手抹了抹脸庞上的泪水,哽咽道,“要是我死到了汪兴隆的前面,这个家就散了……”

“要是能帮汪凡找到一个好的医院,把她的癫痫病治好就好了。”邱圣清心里一直都在幻想着,家中的这一老一少能早日康复,让她能过上几天清闲的日子。有人建议把汪兴隆老师送到敬老院疗养,她没有同意,“要是有一天没有听到他那支支吾吾的声音,我还真的有些不习惯呢!”

 

好人寄语:老吾老以及人之老,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孝老爱亲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。因为有了阳光,天空才会晴朗;因为有了爱心,社会才会温暖;你我他,因为有了正能量,世界才会更美丽!

 

道德点评:羸弱老妪这样的好人行为,这在日益浓郁起来的社会正能量背景下,正在各地屡见不鲜。邱圣清的事迹再次证明,在他人遭遇困境时候、伸出援手无私奉献帮助别人,这本就是根植于中华民族灵魂深处的道德自觉。无论是之前某段时间遭遇个别“假摔讹诈”,还是少数地方的“英雄流血又流泪”,但事实又一次向世人昭示,在绵延数千年的中华文明的正向感召下,好人行为定会络绎不绝、善意之举同样此起彼伏!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责任编辑:潘雨星

图说文明